智慧城市建设持续深化

发布日期: 2022-06-22 信息来源:经济日报 浏览次数:0
0

智慧城市的概念自提出以来,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影响,持续引发全球智慧城市发展热潮。智慧城市已经成为推进城镇化、破解大城市病、提升城市治理水平、提高公共服务质量、发展数字经济以及提升城市可持续发展能力的必由之路和战略选择。

目前国内外还没有关于智慧城市公认的标准定义。我个人对智慧城市的概念表述是,智慧城市是在现代信息社会条件下,充分利用现代科学技术,面向城市经济社会发展实际需求,以提升人民群众幸福感和满意度为核心,为提升城市发展方式智慧化而开展的改革创新系统工程。

我国智慧城市从政策推进角度大体经历了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为探索发展期。从2008年底IBM提出“智慧地球”理念到2014年8月,在此之上衍生的智慧城市理念迅速在全世界得到认同和发展,引发智慧城市建设热潮,我国各地方开始按照自己的理解探索智慧城市建设,不过这一阶段的探索还相对分散和无序。

第二阶段为规范统筹期。从2014年8月至2015年1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等八部委发布《关于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这是经国务院批准,全面指导我国智慧城市建设的第一份系统性文件。国家层面成立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25个部委组成的“促进智慧城市健康发展部际协调工作组”,各部门开始协同指导地方智慧城市建设。

第三阶段为战略提升期。从2015年12月到2017年12月,主要标志是2015年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召开,智慧城市上升到国家战略层面,成为国家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此后提出新型智慧城市理念。

第四阶段为深化发展期。从党的十九大至今,以智慧社会为统领,各地新型智慧城市建设加速落地,建设成果逐步向区县和农村延伸。

近年来,我国新型智慧城市建设持续深化,城市服务质量、治理水平和运行效率明显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新型智慧城市建设成效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城市服务由尽力而为向无微不至转变。“互联网+政务服务”让企业和群众到政府办事像“网购”一样方便。一方面,服务方式由分散服务向协同服务转变,变“群众来回跑”为“部门协同办”,变“被动服务”为“主动服务”,实现政务服务“只进一扇门”、异地办和就近办。另一方面,服务途径由网上办理向指尖办理转变。我国31个省(区、市)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40多个国务院部门机构已开通网上政务服务平台,初步建成全国一体化在线政务服务平台体系。越来越多的事项可以通过小程序、APP、自助终端等渠道“指尖触达”,群众刷刷脸、动动手指,就可享受随手办、随时办、随地办的便捷体验。

治理模式由单向管理向双向互动转变。从“依靠群众、专群结合”的“雪亮工程”,到“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的社区网格化管理,从“人人参与、自觉维护”的数字城市管理,到“群众监督、人人有责”的生态环境整治,新型智慧城市在解决城市治理问题的同时,推动城市治理模式从单纯政府监管向更加注重社会协同治理转变。一是政民双向互动的手段更加多元。除了传统的热线、门户网站等渠道,我国297个地级行政区政府已开通面向公众的微信、微博、移动APP等新媒体传播渠道,总体覆盖率达88.9%。二是信息物理融合范围更加广泛。通过构建数字孪生城市,实现城市基础设施数字化感知、运行状态可视化展示、发展趋势智能化仿真,促进政府决策科学化。三是社会协同治理成效更加明显。城市管理“随手拍”、交管APP“违法举报”、社区网格化管理等一批政民互动、群防群治创新应用有效提升了城市治理能力和精细化水平。

数据资源由条线为主向条块结合转变。围绕消除“数据烟囱”,我国先后通过抓统筹、出办法、建平台、打基础、促应用等方式,推动跨层级、跨部门政务数据共享。基本建立政务信息资源目录体系,实现基于国家数据共享交换平台的政务信息资源共享目录动态更新和在线管理。依托电子政务外网,全国政务信息共享网站上线运行,打造全国一体化数据共享交换平台体系。

数字科技由单项应用向集成融合转变。数字科技交叉融合与创新应用步伐加快,新型智慧城市的技术路径更加多元优化。随着北斗导航卫星的持续部署和无人机技术完善,部分城市探索利用无人机等新型移动终端用于城市治理,实现了“天上看、地上巡、网上查”的目标。人工智能与大数据结合,打造便捷生活新体验,浙江杭州、衢州引进AI机器人助力“最多跑一次”业务,办事群众满意率高达94.7%。

建设和管理模式由政府主导向多元合作转变。部分地市探索引入PPP模式推动智慧城市建设运营,实现经营性项目与公益性项目捆绑开发,在减少政府财政压力的同时,有效缓解社会资本方对非经营性项目参与度不足等问题。

(作者:单志广 国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产业发展部主任;来源:经济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