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发虎院士:解锁了人类文明发展史的重要一环

发布日期: 2022-06-20 信息来源:中科智库 浏览次数:0
0

陈发虎.jpg


陈发虎,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院士,中科智库首批入库专家兼审核委员会委员,自然地理学家和环境变化专家。现任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


陈发虎主要从事环境变化、气候变化及史前人-环境相互作用研究,在史前人类永久定居青藏高原的过程和机制、亚洲中纬度地区气候变化的“西风模态”等方面有重要创新性认识,深入揭示了环境变化与文明演化的相互关系。


减排固碳,见解独到

青藏高原作为中国最大、世界海拔最高的高原,被誉为“世界屋脊”,它是生物演化和适应的主战场,也是中华文明的发详地之一。作为地球演化科学的天然实验室,陈发虎利用湖泊岩心、黄土沉积等地质载体,在黄土研究、气候变化、环境变化、环境考古与史前文明演化等方面取得了众多成果。

陈发虎带领的团队在对青藏高原的生态、人类活动等环境问题进行研究时发现,于1980年在甘肃夏河甘加盆地的白石崖溶洞中被找到的下颌骨化石与阿尔泰山地区丹尼索瓦洞的丹尼索瓦人在遗传学上亲缘关系最近,可以确定为青藏高原的丹尼索瓦人。

这就表明了早在现代智人到来之前,丹尼索瓦人在中更新世晚期就已经在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持续生活到距今4万年前后,并成功适应了低压高寒缺氧环境。这项研究将青藏高原上的人类活动历史由距今4万年提前至距今16万年,向前推进了12万年,解锁了人类文明发展史的重要一环。此外,陈发虎始终将古气候变化与现代气候变化机制相联系,为青藏高原减排固碳提出自己的独到见解。


助力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陈发虎指出,青藏高原面积广阔,约占国土陆域面积的1/4,碳汇(指通过植树造林、植被恢复等措施,吸收大气中的二氧化碳,从而减少温室气体在大气中浓度的过程、活动或机制)约占全国10%,但是它的区域碳排放总量却不足全国1%,所以青藏高原在减排固碳方面具有巨大潜力。陈发虎建议可以通过自然保护地保碳增汇和通过青藏高原生态工程建设增碳促汇等措施,助力我国实现碳中和目标。

陈发虎还表示,通过分析青藏高原环境变化对人类社会发展的影响,可以提升民众在青藏高原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参与度,推动青藏高原可持续发展,推进国家生态文明建设,促进全球生态环境保护,努力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他是这样说的,也一直都是这样做的。


言传身教,薪火相传

陈发虎 30年如一日的扎根高海拔地区,在艰苦环境中潜心科研。他的研究生导师是我国地貌学家、第四纪地质学家、冰川学家李吉均,陈发虎表示,从老一辈科学家身上,自己学到的不仅是系统的理论知识,更是执著的科研精神以及为国家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的勇气和担当。同时他也言传身教,将老一辈科学家的精神传递给了自己的学生。

在学生眼中,陈发虎是“严厉又不失慈祥,是严师也是益友”的存在,他重视对于专业人才最基本的科学教育,培养他们的科学精神,鼓励学生开阔视野,了解国际前沿的科研动态。同时,他也强调人本身的教育,要把青年学者培养为品德高尚的,为我们国家所用的,为全人类服务的高层次的人才。


image.png


陈发虎讲解白石崖溶洞所在甘加盆地演化形成历史


相关链接:

陈发虎院士简介

陈发虎,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TWAS)院士,中科智库首批入库专家兼审核委员会委员,自然地理学家和环境变化专家。现任中国科学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兰州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地理学会理事长。

主要从事环境变化、气候变化及史前人-环境相互作用研究,先后开展了西部黄土地层与黄土古气候记录、晚第四纪气候快速变化、全新世干旱事件、干旱区湖泊演化、西风区湿度/降水变化、青藏高原环境考古、气候变化对湖泊生态的影响等研究工作。在史前人类永久定居青藏高原的过程和机制、亚洲中纬度地区气候变化的“西风模态”等方面有重要创新性认识。

研究成果入选Science刊物评选的2019年度十大科学突破、Science News评选的十大科学新闻、美国考古杂志评选的十大世界考古发现、中国十大科技进展、中国十大科技新闻,20152019年度教育部自然科学十大进展。曾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2项、省部级科技奖和社会科学奖14项、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杰出专业技术人才、首届甘肃省十大杰出青年科技奖。发表论文650多篇(含SCI论文390多篇),论著总被引2.5万多次,SCI刊物总引1.6万多次。H指数65,是国际地球科学前1%的高引用科学家。